中国预算绩效改革正朝着正确方向发展

发布时间:2021-09-23  来源:中国财经报 “绩效新时代”专刊

中国预算绩效改革正朝着正确方向发展

——访亚洲开发银行独立评价局局长马文·泰勒·多尔蒙德


日前,由中国财政部和亚洲开发银行主办、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和亚洲开发银行独立评价局联合承办的“2021亚洲评价周”活动圆满闭幕。在本届评价周活动中,政府官员、业内人士和专家学者围绕提升评价质量、推动第三方绩效评价规范发展、适应气候变化等多个专题分享了各自的经验和做法。会议期间,记者采访了亚洲开发银行独立评价局局长马文·泰勒·多尔蒙德(Marvin Taylor-Dormond)。


问:马文先生,请您谈一下对于近两年中国预算绩效管理改革的感受。


答:中国预算绩效管理改革的步伐一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中国改革的进程快速、壮观而稳定。近两年,改革成效尤其显著,例如基于评价结果的激励和约束机制、第三方机构评价、支持地方能力建设、广泛开展绩效自评、社会公众参与、对自评报告进行随机抽查等。近年来,我一直强调了这些因素在建立可靠的绩效评价系统中的关键作用。我很高兴地看到,这些方面正在取得积极进展。


问:在您接触和了解到的预算绩效评价工作中,能够影响评价质量的关键环节是什么?


答:最重要的因素包括:一是使用健全和明确的评价准则(Criteria)和评价标准(Standards)。重要的是要确保所有相关各方,特别是被评价方都对准则和标准有充分的理解。二是收集有力的数据和证据。三是评价的全过程要严谨,包括完善评价设计、充分分析证据、使用一致的准则、与被评价方有效沟通。毫无疑问还要保持独立性,以确保评价的客观性。


问:能否谈谈成本效益分析方法在评价中的作用?


答:成本效益分析是非常有用的工具。例如,在多边开发银行的实践中,当条件允许时,我们会使用事后成本效益分析(ex-post cost-benefit analysis)作为评估效率的重要因素。除此以外,相关性、有效性、可持续性等其他准则,也是分析评价项目绩效以及结果的重要准则。同时还必须考虑到,成本效益分析更适合在基础设施项目中运用,非基础设施类的项目或干预措施则较难应用,如社会保障、健康和政策改革等。


总之,成本效益分析是一个很好的事前评价工具,可以帮助我们进行投资决策;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事后评价工具,有助于对项目整体绩效的许多方面进行评估。


问:能否谈谈其他国家和地区设立评价指标的做法?


答:为所有类型的项目或方案建立统一的评价指标是困难的,因为指标取决于干预措施的具体类型。重要的是要为所有项目和方案制定有力且统一的评价准则和标准。因此,有关国家以及多边开发银行和双边机构都在致力于研究制定统一的准则和标准,并得到相关各方的认可。尽管如此,评价人员仍然会使用一些统一的指标,例如经济回报率或财务回报率等。但我的观点是,重点应该放在制定一套统一的绩效评价准则和标准上。


问:您认为,在进一步推进预算绩效评价过程中,中国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应该在哪些方面着力?


答:我认为,中国预算绩效管理改革进程目前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推进速度令人印象深刻。不过,也有些值得注意的方面。


第一,确保在公共部门项目和方案的设计中包含评价的基本要素。如果这些要素从一开始就融入到项目设计中,这将对项目评价非常有帮助。这就是我们在评价领域中所说的项目的“可评价性(Evaluability)”,它有助于在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中促进对结果的交付和评价的关注。为了提高可评价性,在干预措施的设计中建立良好的结果框架(Results Framework)至关重要。


第二,要注意建立一套统一、明确的评价准则和标准,让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评价的依据是什么。


第三,继续能力建设投入,重点放在能力较弱的地方层面。


第四,继续强调评价结果的运用,无论对好的绩效和差的绩效,都是如此;换言之,确保合理的评价激励措施到位。


第五,建议加强对评价质量本身的关注,例如可以为高质量的评价专门设立奖项,而无论被评价项目本身的绩效如何,以及随机重做一些自评价,以推动形成公正、扎实的绩效评价体系。